免费服务热线:020-69895627

产品列表

突破传统基于规模等级体系的规划方法
发布时间:2019-06-21 19:21

  借助互联网工具,一些乡村对当地特色商品的生产、流通、营销各环节迭代和升级。这甚至被看作是一种全新的乡村“发展范式”。

  本系列文章选取四个具有一定代表性的电商特色村案例,试图解析在互联网影响下,农业生产、手工业生产和服装/纺织工业生产组织所发生的变化,展现当下电商特色村在生产组织、社会网络和空间形态等方面更为丰富的细节变化。本篇将介绍以传统家纺制造业发展起来的三合口村,如何建立起基于互联网的复杂协作系统,以及互联网对乡村治理带来的制度创新。

  罗莱家纺是国内著名家纺品牌,可能不少人都用过他们的产品,但大家也许并不知道,罗莱家纺是1990年代从江苏省南通市三合口村走出去的。

  今天,在南通市川姜镇叠石桥地区,借助互联网和电子商务,当地十几个淘宝村连片发展,中小微企业日益增多;同时,以农村家庭作坊为单位,几乎家家户户都在承担着生产加工外包服务。

  其实,在连接互联网之前,三合口村就已经完成了工业化进程。1990年代,南通家纺从家庭作坊走向现代化规模生产。1990年代末,乡镇企业改制基本完成,乡镇企业转变为民营企业,诞生了一批有活力的中小民营企业,其中就包括罗莱家纺。

  随着电子商务发展,2016年三合口村电子商务销售交易额约为5亿元。网店总数达328家,电子商务从业人员2000余人。

  随着互联网及电子商务与南通家纺产业深度融合,以三合口村为代表的淘宝村与毗邻的家纺市场从传统的“生产加工基地+农村交易市场”协作方式,转向基于互联网的复杂协作方式。

  在村庄里的民营小企业,原本资源有限,现在通过互联网连接外部资源,实现强强联手,长板一拼,大公司需要的职能,小公司瞬间具备,甚至联合起来的职能效率远超过大公司。

  比如,原本三合口村一家民营企业在花型、款式、面料上都相对单一,主要以生产中低端家纺为主。通过互联网,企业能够在全球范围寻找更优秀的资源,与其进行外部合作,现在只需要两三名本地设计师,“将最流行的设计花型、款式等与本地的机器、生产工艺等结合在一起”,进行简单转化,配合工人生产,就可以生产出更优质的产品。

  另一方面,农村家庭作坊参与生产的情况更加普遍。本地农民基本退出农业生产,以作坊的形式参与到家纺生产加工环节中。据统计,三合口村有多达150多家农村家庭作坊。规模小的作坊仅有2至3人,大的作坊可达10多人。生产加工产品,主要来自于本村或邻村家纺企业的外包。

  通常,每家农户只加工一类小件,或从事其中的一道工序。如加工坐垫、床裙,又或者从事面料绣花或绗缝。甚至枕芯在充棉之前,灌装决明子也成为一道独立的加工工序。

  既有的本地化庞大生产网络,加上新兴的电子商务以及微小层面的分工,使得中小企业和家庭作坊之间的生产合作,可以迅速调整,重新组合。而这一改变更能适应个性化的消费市场。

  更加重要的是,毗邻的南通叠石桥•志浩家纺市场也在共同演化,进一步升级为“枢纽性”的功能节点。

  对外,通过互联网汇聚全球范围的家纺信息及优质资源,并展开跨境贸易;对内,通过信息技术数据驱动不断整合地方资源,提供区域性公共服务,使地方化联系更加紧密。

  以前,来家纺市场只是去几家大商铺拿货,现在整个市场体量庞大,创意、研发、原创设计类企业也越来越多……也出现了很多生动、有趣的家居体验店。比如,在一家名为“蔚澜”的商铺,不仅能看到个性化十足的产品,还能喝到地道的咖啡,体验到小众的数码产品,欣赏到各式的花艺。而像“蔚澜”这种打造概念式体验店的做法,正是南通家纺城众多商家转型发展的缩影。

  还有一个现象值得注意。近几年,“找家纺网”、“591”、“DSS”等B2B平台型企业快速崛起,通过提供数据、信息、专业化服务,协同上、下游供应链。

  可以看到,在基于互联网的复杂协作系统里,乡村的生产、流通、营销各环节都在不断迭代和升级。

  除了村庄具有低成本及本地传统产业的生产优势以外,也许我们能够从近年来乡村地区的制度创新中获得启发。

  “区镇合一”管理体制创新,通过扁平化管理,协调统筹资源。在三合口村发展过程中,镇村两级政府发挥了重要作用。近年来,川姜镇作为省级创新平台、强镇扩权、综合治税试点镇等各种试点,获得上级政府大力支持和政策保障。2014年底,川姜镇与家纺城“区镇合一”,成立了“南通家纺城管委会”,并将管委会迁至家纺城,“一套班子,两块牌子”,扁平化管理,以此推动产城融合发展。

  一、在保障建设用地方面,南通市通州区一年建设用地指标只有500多亩,为了推动家纺产业发展,三合口村共获得建设标准厂房项目403亩的用地指标。

  在“三合口村地块拆迁是做大做强园区规模,构筑家纺产业发展平台的基础性工程”的共识下,地方政府打破原有的博弈均衡“土地指标层层下拨”,充分利用现有政策及自身权利的优势,推动规划适度集权,统筹向重点项目倾斜。

  二、在财政上,通过“综合治税”扩大税源,镇级新增财力的留成比例提高,用于反哺地方。2011年,叠石桥•志浩家纺市场,新增税收涨幅达45%。2016年,川姜镇上交税收超过5亿,财政留存约4000多万,基层财政公共服务水平和统筹发展能力得到切实加强。

  三、通过规划建立起基本的空间框架,可以更大范围地统筹基础设施和资源,支撑地区发展。近年来先后编制了《中国南通(叠石桥·志浩)国际家纺商务城总体规划(2014-2030)》、《南通市通州区镇村布局规划》等一系列重要规划。突破传统基于规模等级体系的规划方法,将区域协同作为保障地方发展的重要战略。在空间布局上,提出重视区域空间的“延续生长”,以及内部空间的“整合优化”。

  以三合口村为代表的乡村发展经验,展现了互联网与地方产业深度融合所迸发出的巨大力量。同时由于权责统一的制度安排,充分调动了镇村两级政府发展的主动性,并通过空间规划在更大范围内统筹资源,这些都成为实现创新经济爆发式增长的关键。

  首先,由数据驱动生产所发挥的作用才刚刚开始,还有赖于未来数据进一步的开放与连接。

  其次,制度也没有完全打开,区域竞争内耗仍然存在。相邻的叠石桥、海门两个市场由于分属不同的行政管理主体,创立初期就一直存在矛盾与相互竞争,严重制约了地方的整体发展。调研过程中,仍然看到两个市场各自建设知识产权服务机构、检测中心等。而两套公共服务设施在空间上相距仅仅只有1.5公里。

  最后,生态环境问题严峻,亦不可回避。在过去的20多年里,南通家纺工业废料的产生量逐年攀升,垃圾处理与生态整治已经成为制约地方发展的负担。今年3月,通州区举全区之力开展为期100天的生态环境修复战,每天组织超过300人进驻川姜镇现场整治。

  王煜全 薛兆丰.全球风口:积木式创新与中国新机遇.杭州:浙江人民出版社,2016,1.

  (作者现就职于苏州科技大学,系英国卡迪夫大学访问学者,2013年获得同济大学城乡规划专业博士学位,主持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项目《电子商务对农村社会网络的影响及作用机制研究——以江苏“淘宝村”为例(51508365)》。)